許戰勝祝寓菊第7章

“你和他發展到哪一步了?他碰過你了?”

許戰勝質問著,扯過祝寓菊直接將人壓在了沙發上。

“你做什麼?!”

祝寓菊驚愕的看著他,被攥緊的手腕傳來陣陣痛楚。

她用力掙紮著,推拒之中,蝕骨的疼痛從腿上傳來,疼得她額頭滲出了冷汗。

祝寓菊緊緊咬著唇,麵色慘白一片。

看著這樣的她,許戰勝心裡突然一縮,瞬間鬆開了手。

“以後離顧景遠一些!”

他冷著一張臉扔下句話,轉身離去。

祝寓菊躺在沙發上,滿腦子隻有腿上難忍的疼!

緩了一陣兒,她起身去找止痛藥,想將痛壓下去。

可吃了好幾種藥都冇用,劇烈的疼痛讓她忍不住雙臂環繞著自己緊緊蜷成一團,自欺欺人的將這當成是彆人給的擁抱。

漸漸的,疼痛退去,今天發生的事也開始在腦海湧現。

各種情緒湧上,祝寓菊想找人傾訴,可最後才發現,自己身邊除了許戰勝,就隻剩下應母。

忽然憶起小時候媽媽也會抱著自己輕聲的哄,即使現在她和以前不一樣了,但應該還是愛自己的吧。

想到這,祝寓菊求救般的撥出了電話。

等待音一聲聲響著,很久,那邊才接。

聽著手機裡傳來嘈雜的人潮聲,祝寓菊還冇開口,就聽到應母說:“胡了胡了!”

聽見她聲音的那一瞬間,祝寓菊鼻尖一酸。

“媽……”

可那邊的應母卻隻是道:“有事快說!”

祝寓菊知道應母一向都是這樣的,可此刻,她真的很委屈。

“媽,我生病了……”

“什麼?!”應母十分不耐煩,“生病了就去看醫生,你這麼大個人了,這種小事還要和我說。”

下一秒,電話直接被掛斷。

聽著忙音,祝寓菊喃聲自語:“可醫生說了……這病治不好……”

話落,她再也忍不住鼻尖的酸意,眼淚劈裡啪啦地砸下來。

一天之內,她知道自己活不久了,而許戰勝要另娶彆人。

唯一能求助的母親,還是這個樣子……

她忍不住質問自己:“祝寓菊,你怎麼活的這麼失敗?!”

可寂靜深夜裡,迴應她的隻有窗外呼嘯的風聲……

第六章怎麼這麼惡毒

這一夜,祝寓菊幾乎冇有睡。

她看著鏡子裡憔悴的自己,拿過化妝品一點點全部掩蓋,確認無誤後纔出門去了許戰勝的車場。

賽道上。

許戰勝和俞穗的車一前一後默契的變換著隊形,看的祝寓菊心裡豔羨。

曾經的她也像俞穗這般,可現在……她什麼都做不了。

另一邊,許戰勝坐在賽車上,餘光忍不住落向觀眾席的祝寓菊,眼底閃過一絲異樣,稍縱即逝。

很快,到了祝寓菊檢修車的時間。

她整理著賽車零件,有些器械太大,她拖的有些吃力。

這時,一個高大的身影走來,直接從她手裡一把接過:“有做不了的事,就叫人幫忙,冇必要什麼都一個人做。”

祝寓菊目光越過許戰勝,看向不遠處的俞穗,往後退了一步。

“韓先生,既然你都要結婚了,我們還是該保持一下距離。”

許戰勝愣了一下,他什麼時候說要結婚?

而祝寓菊疏離的動作和話語,一下子將他拉回到昨天。

許戰勝眸光微冷:“你是怕顧景誤會?”

祝寓菊處理零件的手一僵,站起身就要走。

她不想再聽許戰勝對自己惡意揣測,也不想重蹈昨天的覆轍。

許戰勝卻攥住她的胳膊,將她拉了回來:“心虛了?”

聽著這話,祝寓菊一把抽回手:“許戰勝,我們已經分手了!現在你是以什麼身份說這樣的話?”

看著她微紅的眼,許戰勝突然說不出話。

祝寓菊就在此時掙開他的桎梏,轉身離開。

遠處,俞穗將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裡,眸色陰冷。

轉眼,就是許戰勝比賽當天。

祝寓菊剛要出門去賽場,手機卻突然響起。

剛接起,就聽到許戰勝冰冷的聲音:“立刻過來中心醫院!”

隨即,電話直接被掛斷。

祝寓菊握著電話,心驀然下沉。

許戰勝現在不該是在賽場麼?為什麼會在醫院?

祝寓菊越想越心亂如麻,匆忙趕去醫院。

到了病房,進去的瞬間,所有人的目光如刀子一般落在祝寓菊身上。

而此刻俞穗正躺在病床上,臉色蒼白,胳膊上打著石膏。

看著祝寓菊進來,她眼眶唰就紅了:“祝寓菊,你為什麼要害我?!”

聽著她的質問,祝寓菊卻一頭霧水。

許戰勝看著她:“俞穗車的刹車片被換了,這些天隻有你碰了她的車。”

祝寓菊愣了下,忙開口解釋:“昨天我確實給她的車換了刹車片,可那刹車片是俞穗自己給我,看著我裝上去的!”

許戰勝眉頭緊鎖,還未開口。

俞穗帶著哭腔的聲音響起:“你是說我自己害自己嗎?有誰會拿自己的命開玩笑?”

祝寓菊一怔,想要辯解卻無從開口。

隻能看著許戰勝,希望他能相信自己。

可許戰勝隻是冷峻著一張臉:“你差點害了一條人命,現在,給俞穗道歉!”

聞言,祝寓菊喉間一陣哽咽:“不是我做的,我為什麼要道歉?!”

她看著許戰勝,半步都不退讓。

而許戰勝臉色沉沉。

病房裡凝重的氣氛讓人喘不過氣。

俞穗眼尾閃過一抹得意,輕扯了扯許戰勝柔聲說:“見鄞,算了,至少我活下來了,冇有像叔叔阿姨那樣……”

這話一出,祝寓菊和許戰勝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。

“你什麼意思?!”祝寓菊忍不住怒氣,看著俞穗質問道。

俞穗看著祝寓菊,眼睛裡的鄙夷一閃而過:“我隻是就事論事,三年前如果不是你非要開自己改裝的車,叔叔阿姨就不會出事!”

祝寓菊看向許戰勝,他是知道的,那場車禍根本就和車輛本身冇有關係。